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出差总有激情现
出差总有激情现

出差总有激情现

公司的一次年会,我跟觊觎已久的女同事菲在喝醉之后发生了关系,本来以为可以维持几年这种炮友情,谁知在以后的一段时间,她再没给我任何机会,似乎又真正扮演起了朋友跟大姐的角色,这使我苦闷不已,不停的问自己到底是怎幺回事。直到有一天,跟仍在怀孕中的老婆在外开房做时发现老婆特别兴奋,使我心里忽然一亮,有了计较。


  一个星期后,我通知菲,准备跟我一起去省城出差联系业务,她二话没说答应了。一个可能的机会让我兴奋不已,似乎又让我看到了曙光。到达省城是清晨,走进单位定点的宾馆,我却尴尬的发现,原来单位几个领导也来到了省城,几乎跟我们同时走进了宾馆,高昂的斗志一下蔫了。他们也是来办事,但当天下午就返回,本来只想在宾馆开间钟点房,但因爲遇见了我和菲,就不需要了。我无可奈何的开了两间房,菲一间,我跟3个领导一间。大家在房间说了一会话,因爲时间还早,几个领导各占了张床补觉,我只能跟另一个领导窝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,这时菲走了进来,说反正要中午才去请人吃饭联系业务上午没事,她去看她妹妹了,中午赶回来。她的走更让情绪低落,几乎连说话的心事都没了。过了十几分钟,正当我也要睡着的时候,我收到了菲的短信:“我在隔壁睡觉,中午去吃饭叫我。”她竟然没走?!我吃惊的几乎站了起来,她爲什幺要骗大家说去看妹妹了?她发短信告诉我又是爲了什幺?爲了不使人疑心,我又跟领导聊了会天,终于装着熬不住了,说:“反正菲去看妹妹了,她房里还有张床,我去她房里睡。”门铃按了没多久,房门打开了,头发蓬松的菲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:“那边人太多了,坐沙发上实在难受,躲你这边补瞌睡。”菲一笑说:“自己关门”转身进了房间,我心跳的快弹出了胸腔,不过仍记住悄悄反锁上房门。走进房间,菲已经躲进了被子里,眼睛闭着似乎在睡觉,只是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她长长的睫毛在不停的抖动。我知道期待已久的事情或许真的就要发生了。陌生的地方、陌生的房间,没有后顾之忧的感觉让我胆子忽然大了许多。我在她床头蹲下,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。两分钟后,她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:“不睡觉干嘛?”我没有回答,只是鬼使神差的将手抚住了她的脸颊感叹的说:“你真美。”她微笑:“都人老珠黄了。”“那是你抗拒别人的托词,不信你现在去问问,绝对没人会说你过30了。”“切。不理你,睡觉。”她嗔我一眼,转过身去背对着我。这一动作一时让我不知所措,不知道该上她的床,还是该回到另一张床上真的睡觉。短暂的犹豫后,我终于一咬牙,爬上了她的床,从背后搂住了她,没有意料中的紧綳和颤抖,她只轻侧着脸轻柔的问:“想干嘛?”我不知道如何回答,只能反问:“你说呢?”“我以爲你这个小傻瓜不知道呢。”她忽然转过身投进了我的怀里。


  那一刻,所有的激情、所有的梦想、所有的思念一瞬间迸发,没有任何过渡的,我直接吻住了她的唇,她也剧烈的回应着我,甚至主动将口中的柔夷伸进我,让我含住,让我允吸,我们的唇在纠缠、舌在缠动、身体更是交织在一起。我从未想到,她的回应会如此主动,如此富有激情,让我的冲动几乎瞬间迸发。我几乎是用扯得将她上衣脱掉,然后轻轻一推,她白色的奶罩终于如我所愿的离开了她紧要部位,现出我的梦想。毕竟已经37岁,岁月的冲刷已使她的乳房不再如想像中丰满,但从高凸的乳头边的几圈褶皱能够想像出她年轻时的辉煌,虽然有些失望,但这梦想中的女神真正半裸在我的身下仍让我兴奋不已。我轻轻的含住她乳峰上的凸起,让她在我口中跳动、让她在我舌间颤抖,菲又开始身体紧綳起来,但我知道这不是紧张,而是享受。我轮换着亲吻、挑逗着她的乳头,另一只手则握住她另一边的空闲,让她在手中揉搓、变形,偶尔手一弹,在含着美味葡萄的同时,欣赏那白色乳波的颤动。我能听见菲的出息越来越重,双手也在我背上、发间毫无目标的搓动、摸索,乳房在我的嘴下渐渐呈现出一股玫瑰的菲,久违的感觉使她胸向上弓起,想更与我贴近,但强烈的刺激,又使她冷抽一口气的意图躲避,毫无徵兆的,我的进攻突然从她的乳房转到她的唇,她直接将我的蛇滑含入嘴里,疯狂的允吸着,我的手则伸向她最后的防綫。几乎没有任何阻挠,甚至是她微抬起臀部,帮助我褪下了她身上最后一块棉布。 “好湿,你老公又很久没碰你了?” “恩,快5个月了” “浪费啊,太浪费了” “死象”菲娇笑着打我一下。菲下体的阴毛不多,很秀气分布于大腿根部四周,又恰如其分的半露出中间的暗菲蚌缝,真的让我很吃惊,这样年纪的女人竟然还是呈现出仅比少女顔色深不多少的暗菲,而不是通常的黑色,只能感慨她老公真的暴殓天物。此刻,那女人最隐秘的部位外口,已是一片亮晶湿滑,水多处甚至紧紧粘住了一大撮阴毛,带有三分狼籍,更显七分淫秽。当我的舌终于限入那片泥泞时,菲洁白的裸体已成了一张大弓高高的拱起,带着几分得意,我开始了我的进攻:挑、舔、勾、旋、扫、吸、吹,几分钟后,我已能感觉到我的嘴边竟然也已到处是粘液。“简直是趵突泉了”我戏笑她。她带着几分娇羞的拍了我一下,忽然倒吸一口冷气,几乎叫了出来,因爲调笑间我的巨大已经猛得攻占了她最后的战壕,甚至没有想到要戴套。那条巨蛇在泥泞中搅动、抽送、撞击、鞭苔,在我的抽动中,菲的口中咿咿呜呜的低声不知哼着什幺,身体变换着不同的姿势跟我纠缠着,似乎在寻找着能够和我贴得更紧密的姿势。我们谁也没说话,只在不停的动作着、纠缠着,累了,我躺了下来,巨大没有离开她身体的变换了姿势。激动中,她阴部狠命的夹紧、放松,臀部似乎永无休止的吞进抽出,我看着身上激情的菲的眼睛,菲也在不由自主的吞吐中凝视着我,运动中的她,汗水湿了她额前的发,有一种妖娆的美,让我有了新的冲动,扶住她的臀固定好,又是一阵急抽,直抽得她双目紧闭、菲唇紧咬的一阵颤栗,想是她也爽了,我想扶起她换中姿势,却被她一把推倒,开始了新一轮的索取和蠕动,此时的菲丝毫不能跟平时的端庄、美丽判爲一人,她就象一个舞动的精灵,在同巨棒的战斗中疯狂。那一刻,我忽然在想:她老公不肯碰她,是不是她要求的太多,老公力不从心?两个人的第一次其实幷不算完美,因爲她的疯狂,竟然让我累得无法高潮,而她也未能找到最后的颠峰。她先走进得浴室,从背后看她的裸体非常性感,几近完美的北部曲綫配上同龄人早已不再有的圆滚臀部,让我的下面又了反映,只是却不敢再上了,实在太累。只能在浴室的淋浴下静静的搂住她,亲吻、揉搓,看得出即使这样她也很满足的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。那一刻,我的内心中第一次有了对她的怜惜和爱慕。清洗完出来发现几个领导早已离开。接下来的工作很顺利,唯一的意外是事前商议二人必须有一人清醒的计划,在觥筹交错中彻底流産,两人都醉了。


  【完】